Pages

單車環島分享:1949後


簡述:
我在台東成功鎮停留時,遇見的一位老先生。

其實我們這一代,有時候會面對到上個時代所遺留下的記憶。



那些記憶,在我們的心中無法激起澎拜的浪潮。因為我們早已經忘記,那個時代的人們有多麼的艱辛,為了活口飯吃,要犧牲多少的力量才能存活。

那個年代,造成分裂和隔離的年代。
那一年,全世界的人在收音機前等待消息的那一天。
我們台灣何嘗不是滿心期待地回歸大陸懷抱,但下船的那霎那,斷了多少親情,送了多少生命。

失落的那群兄弟,在台灣落地生根,心底總有一塊走不了的傷痕。
本可以在這個自由的國度任意翱翔,無形的線,綁著他們的腳,困著他們的心,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永遠不是這裡的人民,心繫故鄉。

好運的,在開放探親的那個年代,還可以見到自己的故土和家園,雖然親人已故,仍舊能用看見的景物追思故鄉。
歹運的,家沒了,親人也消失了。回到縱使名為自己故土的家,還是無法勾起他在這裡生活的點滴。望著陌土嘆息,也不掉一滴眼淚。

回去的,沒回去的,都是一樣在戰爭時期親手斷送了自己的青春年華,年華逝去留下的這身皮囊似乎也不是這麼重要。
縱使有了根,可心卻還是像個浮萍一樣,隨著時代搖擺,漂流他處卻始終無定。

圖裡的老先生,客人見到的兩次,身邊都沒有他人。
我們不能去妄猜他是否獨身,他是否正常等等,但能知道的是,會有多少人願意坐下來好好聽他說話。回去的,沒回去的,都說出來,一吐為快。

他或許會幹譙國民政府,抑或是歌頌。
他看著你,或許可以從你的外觀看出一些未來的事情,並告訴你,做人的道理。
他或許會用聽不懂的鄉音,傳達他的內心深處。

但我們都知道,隨著時間逝去,不會再有人記得,他們從哪裡來,幾年而來,為何而來。
依稀知道那年有過戰爭,那年有過分裂。如此罷了。

歷史的洪流起初來時,轟隆轟隆,待一切殆盡,只剩下淒涼的鳥鳴和靜止的畫面。

FUQI HOSTEL